第七百三十六章 三人比试(二)

[ 上一章 ]  [回目录]  [ 下一章 ]
    董胖子摸了摸有自己有些生疼的脑瓜子,讪讪一笑道:“我只是觉得,这样的翡翠,就算是赌输了,也不心疼,可真不是故意想说什么丧气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就是猪脑子,光顾着眼前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刘思哲撇了撇嘴,说道:“你光想着毛料的钱,怎么就不想想,琛哥如果输了,对他的名气可是有着很大的影响,这样的影响,别说是五十万,就算是五百万,也是换不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到也是啊!”董胖子想了想,觉得还真是这个道理,就像有句老话说的,创业容易守?#30340;眩?#24819;要守好自己的家业可很不容易,有时往往就一个错误的决定,就会悔了以前的心血。

    这话放在现在的楚琛身上,虽说没有那么?#29616;兀?#20294;如果比试输了,影响也不会小多少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这些,董胖子不禁又有些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胖子,没你想的那么?#29616;?#20102;。”

    楚琛拍了拍董胖子的肩膀,说道:“就像之前我说的,赌石这方面的名气这东西,对现在的我来说,其实也没多大作用,你想啊,我又不给别人当赌石师?#25285;?#35201;那么大的名气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,有总比没有好吧!”董胖子挠了挠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难道认为我就会输了?”

    楚琛哈哈一笑,随后说道:?#30333;?#21543;,是输是赢,一会就见分晓,咱们还是快把毛料搬过去,免的让他们久等了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。楚琛就让工作人员用手动式叉?#25285;?#25226;毛料动到了解石机那边。

    此时。冷沙明和罗启明已经就到了,在他们面前。也都已经摆放着一块毛料。另外,他们周围还围着一圈翡翠商人和看客,有这样的热闹好看,他们?#27604;?#19981;可能会错过了。

    看到楚琛等人过来,罗启明就有些不满的嘀咕道:“磨磨蹭蹭的,也不想想这么多人就?#20154;?#19968;个,一点时间观念都没?#23567;?br />
    说到这里,罗启明就看到了楚琛选择的那块毛料的全貌,这让他顿?#26412;?#24352;大了嘴巴。满脸都是惊讶之色,脑中?#26009;?#30340;第一个念头,就是楚琛这?#19968;?#33041;子是不是有问题了,居?#25442;?#25343;一块这样的毛料来参加比试!

    不光是罗启明,其他人看到楚琛的那块毛料,也都是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我不会是眼花了吧,楚琛就拿了一块这样的毛料?”

    “除非是现场这么多人都眼花,不然你是不会眼花的。”

    ?#21592;?#26377;人小小的打了个趣,随后也是不可思议的说道:“不过。这楚琛我不知道是应该说他太自信好呢,还是太过自负,难道他对待比试就不能严肃一点吗?”

    “别人毕竟‘玉王’是嘛,说不定这块毛料。会给咱们带来‘惊喜’呢?”

    说话这人,在说到“玉王”和“惊喜”的时候,还特意加重了语气。再加上他说话时夸张、滑稽的语调,引得周围人是轻笑不已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。?#21592;?#19968;位中年男子就一脸不屑的说道:“屁的惊喜,如果有惊喜。那我就把解石机给吃了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的朋友闻言就笑着调侃道:“老毛,你?#28909;?#36825;么说了,那我肯定要给楚琛加油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提观众的嘲讽,楚琛随着工作人员来到冷沙明他们的跟前。

    不过,还没等楚琛跟两人打招呼,罗启明就怒斥道:“楚琛,你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要拿一块这样的毛料过来?如果看不起我们就早说!”

    楚琛知道自己的毛料实在不好看,并没有?#21019;?#30456;讥,他摊了摊手,说道:“罗先生,你这话就太?#29616;?#20102;,我怎么就看不起你们了?如果说是因为这块毛料的话,那就太冤枉我了,难道我就不能看好这块毛?#19979;穡俊?br />
    “哈哈!”罗启明打了个哈哈,满脸讥讽的说道:“就你这样的毛料,能够也能胜过我们的话,那我保证直接就拜你为师!”

    楚琛笑着摆了摆手道:“我这人现在没收徒弟的打算,拜师就不必了,我只要你以后不来找我的麻烦就行了!”

    刚才自己的话一说出口,罗启明就有些后悔,毕竟楚琛不是一般人,如果真给他赢了,到时自己那不是丢了大脸了嘛!因此,见楚琛这么说,他马上就应了下来,反正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楚琛还赢了,他以后也没信?#33041;?#36319;楚琛斗了。

    “行!这事我答应了,不过你如果输了呢?”

    “赌石本来就有输有赢,我也不可能保证的了。”

    楚琛摊了摊手,说道:“不过,?#28909;?#36825;块毛料让你觉得不舒服,那如果我输了,就赔给你们每人一百万,这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此时,?#33258;?#26970;琛那块毛料前面的冷沙明,回过头来笑道:“一百万就算了,我觉得这块毛料还是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光是楚琛一个人认为这块毛料不错的话,那大部分人都会觉得楚琛太过儿戏,但现在冷沙明也这么说,证明这块毛料很可能确实是有独到之处的,这让周围的观众就不禁惊讶了起来。

    或许有人会说,是不是冷沙明故意捧楚琛,才故意这么说的?

    对这个问题,大家都觉得不太可能,毕竟冷沙明这么说,也是赌上了自己的名声,如果一会这块毛料解出来的表现不好,那么楚琛被笑话,冷沙明的名气同样也会受损。

    再说了,大家都打听过,冷沙明和楚琛的关系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,因此,如果不是这块毛料有什么独道之处,他根本没必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刚才那位毛姓中年男子的同伴,就打趣道:“老毛,一会你可别?#24433;。?#25105;可是想看你吃解石机呢!”

    “嗯哼!”老毛有些尴尬的?#20154;?#20102;一声,显得有些?#25293;?#26080;言,过了半响,他才有些弱弱的说道:“这事还没出结果呢,你急什么?#20445;俊?br />
    周围人看到老毛尴尬的神色,全都暗笑不已,不过现在是三位赌石界风云人物比试的时候,大家马上就把目光重新投到了楚琛的那块毛料上。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啊,就这么一块毛料,居然有两个人都说它好,我实在想不明白,它到底好在什么地方!”说完,这人就朝着楚琛那块毛料不停的张望,想看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别看了,你如果能够看出这块毛料,那你现在也可以和他们一起比试了!咱们哪,还是老老实实的看吧,争取学到点东西,下次多赌涨个几块,我就心满意足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提周围观众在那议论纷纷,因为冷沙明的一句话,罗启明也只能放下刚才的话题,毕?#39038;?#36824;是紧抓着不放的话,那不是一挑二了嘛,再说了,万一这块毛料解出来出现大涨的情况,他估计得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块毛料,我就看不出什么特点呢?难道我真得?#20154;?#20204;差许多?不对!我肯定不会错的,这两人一定都?#21019;?#20102;!”

    正当罗启明站在那心神不宁的时候,冷沙明就站起身来,说道:“楚先生,咱们现在把三块毛料都检查一下吧,别一会结果出来了,有什么异议。”

    楚琛点头同意道:“好的!罗先生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罗启明听到有人在喊他,马上回过了神来,不过他一时?#29916;?#24471;还有些迷茫,问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看到罗启明如?#35828;?#34920;现,许多人都暗自摇了摇头,都快要比试了,你居?#25442;?#21457;呆,这样的态度,他们实在不觉得罗启明有多少赢的可能。

    楚琛和冷沙明也相当的无语,不过这种事情,他们也不能多说什么,只能把事情?#20013;?#36848;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冷沙明把话说完,罗启明连忙也应了下来。此时也意识到了自身的问题,这让他羞愧的都想找条地缝钻下去。

    三人各自检查了一下对方两人的毛料,除了楚琛的毛料之外,其他两人的毛料,也算是可圈可点。

    冷沙明的是块老场区出产的石灰皮毛料,重量在四十公斤左右,中标价相当于是48万多rmb。

    毛料表面有蟒纹,有松花,而且个头都不小,单这么说的话,确实算是一块表现很出色的毛料。不过,如果就只有这样的表现,这块毛料也不可能就只有48万多rmb的价格了。

    现在之所以这么便宜买下来,也是因为这块毛料的松花?#21592;擼?#26377;一块规模不小的黑癣,而且这癣是直癣和卧癣交叉其中,直癣就只有为数不多的几颗,但直癣对翡翠的破坏实在太大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许多人都不敢赌,再加上公盘上好的毛料实在太多了,就算有人也投了这块毛料的标,但和冷沙明投出的价格相比,还是要差上一些。

    冷沙明是赌癣,?#21592;?#30340;罗启明则是赌绺,?#27604;唬?#20182;可不敢赌楚琛那块毛料上的恶绺,而是赌的格子绺。这种绺形状如同格子,主要观察其头尾的深浅,从而判断结的影响面和深度,由此取料、定价。

    罗启明的毛料也是老场区出产的,是块黄盐沙皮,重量和价格跟冷沙明的毛料相差不大,这块毛料沙翻的细不说,表面蟒纹和松花也不小,但就是因为有着为数不少的格子绺,因此而影响了毛料的价格。(未完待续……)  
海南环岛赛男选手
好运快3快3和值计划 三十六码网站 刘百温四肖中特料人2019 今日天津快乐十分开奖 河北福彩排列期开奖号 重庆时时彩彩开奖时间 水浒传一元一分现金版 it行业靠什么赚钱 A7娱乐 正规赌场21点游戏规则 九线水果拉霸棋牌 WTA比分直播 大乐透开奖结果网易彩票网 华东15选5太祖预测 黑龙江36选7开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