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匹夫之怒 第二百七十章 立刻办理

[ 上一章 ]  [回目录]  [ 下一章 ]
    见事情完成,天子松弛了些,口气缓和:“这件事是关系道统,一定要查到底,谁的主略,谁的策划,谁的传播,都要由一网打尽,真人,这些劳心费神的由秋林和京治府来办理,您主持大局就是!”

    说罢,天子细细想着,缓缓说着:“真人,只有秋林道官辅助,我怕还?#36824;唬?#36825;样,朕给你平乱玦,遇有奸恶不法者可以先斩后奏。”

    朝廷赐给臣子的?#23616;?#23601;是印信,但特殊?#23616;?#26377;尚方宝剑、王命令牌、金银令箭。

    尚方宝剑又称天子剑,朝廷制度,以尚方宝剑象征代表皇权的专?#20808;?#21147;,一般钦差都没有,授权的话,有隆重的仪式。

    其次就是朝廷颁布给钦差大臣或者总督的王命旗牌,有着“令”字的青旗和圆牌,作为具有便宜行事特权的标?#23613;?br />
    而金银令箭是指关键时可凭这个斩杀大将,并且违背常理紧急调动军队出防区。

    以上是针对文武百官和钦差,但平乱玦针对的是特殊的人,比如眼前这个真人,身冇份很特殊,不能给尚方宝剑、王命令牌、金银令箭,因此赐下这个。

    天子说完,双手轻击,顿时一个内侍将一块玉佩取了出来,天子说着:“真人请宽心,有此不会出现调遣不动的情况!”

    说着天子亲自拿了过来,递给王存业。

    王存业心中感动,正容将平乱玦收了起来,说着:“皇上放心,必不辱命,臣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王存业和秋林道官行了出去。

    见着?#24230;ィ?#22825;子才无声吐了一口气,眼神里有点迷惘,许久,自语说着:“希望不要辜负朕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二人一出殿,就见内侍迎?#26494;侠矗?#30053;一点头就示意跟着,当下无话,一落出了宫城,每出一重,就听见后面喊着:“上钱粮了!”

    这就是关闭宫门的意思,出了皇城,这时月色清辉,王存业一笑,没有说话,就在月色下踱步。

    此时月辉洒下,天?#24535;?#40664;,两个人默默慢慢踱?#21073;?#29579;存业摸着这平乱玦。

    本质上说,?#36824;?#26159;一块美玉,但现在里面寄托着是滚滚青气,说明这平乱玦本质是相当于三品官的印信。

    片刻,望着皎洁的月亮,王存业出言说着:“秋大人,现在天色还不算太晚,趁着此时去冇京治府上?#32431;矗俊?br />
    ?#32610;?#26377;此意。”秋林道官说着,两人顿时一拍就和,出了皇城一路朝着京治府上去了。

    京治府

    此时阳春三月,沿道树?#23601;?#32511;,府内也是深深,提督大人张度正在洗漱,就?#24613;感?#24687;,正和老妻张钱氏说话。

    “李侯爷家三公子人品不错,才学?#24067;眩?#38376;户也相对,你的看法是?”

    “这话我们商量了多次,李侯爷家三公子是不错,可两人命相不对,会克妻,我女儿不能填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命相不对,还是有?#24179;?#27861;子……”

    张度淡淡说:“这事我作主了,你就别提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张?#20154;?#36149;为京治府都?#21073;?#20294;长相却清秀,不像个掌兵权的,但只有这淡淡语言中,才见得颜色,张钱氏就没有反驳,只是心里还是有点别的,就在这时,一个家兵跑了进来,神色匆匆,对提督说着:“大人!秋林道官和辅国真人来了,说是奉了圣?#20339;?#20320;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?#38381;?#24230;闻言立刻大惊。

    辅国真人是天子面前的红人,而且和他们这些世俗之人不一样,是真正有着超脱世俗力量的地仙,这种人,就算是贵为掌握二万巡兵大权的都督张度,也不得不避让之。

    而秋林道官也是天子的直属道官,不能轻易得罪。

    张度踱步几下,见着家丁还在跪着,顿时大怒,上前一脚:“还不快去,打开中门,迎接进入,院里快设香案!”

    家兵被这一脚踢到,却也不觉得有异,快速退了下去,迎接而去了。

    张度自己快速换上官服,才换着官靴时,夫人就命丫鬟排案焚香,刚完成,就见家兵请着二位款步而入。

    张度迎着,再长跪在地,这时宣旨的人并不是王存业,是秋林道官,他面无表情,在香案后南面而立,大声说着:?#32610;?#24230;听旨!”

    “臣张度恭聆圣谕!”

    “诏曰,辅国真人王存业奉?#20339;?#35270;帝都,办理剿灭外道邪神之事,京治府都督府及刑部有关人员听候调遣,钦此!”

    “臣领旨!?#38381;?#24230;叩拜的说着,来不及思量,又向着王存业行礼:“下官给钦差大人行礼!”

    “我奉天子之命,搜查邪神踪迹,希望你们配?#24076; ?#29579;存业说着,又将天子赐下平乱玦拿了出来给他看了。

    张度见了这个,顿时背心渗出几丝冷汗,躬身说着:“真人请吩咐,下官自是全盘配?#24076; ?br />
    “我对帝都的情况并不太了解,但是京治府管着帝都治安,想必有着得力巡捕,你抽调精?#26432;?#25104;一组,又让刑部抽得骨干进入,共同组建一个临时衙门,秋林大人,就由你代我负责,在帝都全盘搜查任?#25105;?#24120;神灵显灵,传教,各种布道。”王存业淡淡的说着,声音幽幽:?#32610;?#31070;香火有规律,要查的只有三项,第一就是信徒迅速扩大,第二就是香客异常虔?#24076;?#31532;三就是多有灵验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按照这三条选出,再加以证实,一旦实证,不必纠缠,立刻上报给我!”

    “有了真?#35828;?#31456;程,这事就容易办了!?#38381;?#24230;闻言立刻应命,用手遥指命令着:“立刻让府内侯命的名捕傅吉过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顷刻间就有一人过来,王存业打量上去,见着这人四十岁左?#36965;?#33080;上已有着皱纹,?#36824;?#35328;笑,深沉内向,只是行礼。

    张度说着:“您看这人怎么样?”

    王存业笑着点点头,对秋林道人说着:“我看行,?#36824;?#20855;体的事,还要你来主持,你是天子定的副钦差嘛!”

    “我却不直接干涉了,待着你们的消息。”说完,王存业不再理会这事,长袖一挥,就此?#24230;ァ?br />
    看着这情况,两人都不由面面相觑,办过无数差事,没有见过这样的钦差,但是仔细一想,人家是地仙真人,并非是朝廷内部人员,就是恍然大悟,当下秋林道人就笑着:“大都?#21073;?#36825;差事就依着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,我会挑出精干的人员听您号令!?#38381;?#24230;笑着,带着一丝自豪:“我京治府在帝都经营数百年,每个角落都有我们的人,只要钦差一声令下,就算是一?#32531;?#23376;都可以拿着。”

    秋林道?#35828;懔说?#22836;,这话他相信,他作为曾经流浪江湖的人,深刻理解到京治府的威力!

    话说王存业到了府邸,见着还有灯光,有些诧异,召来管家问着:“怎么,她们还没有睡?”

    “回真人,二位小冇姐在侧殿,还没有入睡!”

    王存业?#20102;?#29255;刻,说着:“叫她们过来罢!”

    片刻,两位缓步而出,对着王存业施了一礼:“见过师尊!”

    王存业见着蔡馨纤细柔弱,秉性有些单bó,眉头微皱,又舒展开,说着:“你秉性还有些单bó,现在暂不要进修,养养吧!”

    “白虎培元丹对你这种很是有益,在帝都附近购买合适的药材也不难,当炼出一炉用了才修。”

    蔡馨躬身说着:“多?#30343;?#23562;hòu爱!”

    王存业侧目看着卢兰儿:“你根基还可以,?#36824;?#20063;要补益下,你去收购了药材,?#36824;?#24093;都龙气凝聚之地,不宜炼丹。”

    蔡馨听了,眸光一亮,突一笑,双颊梨涡深陷,说着:“师尊,我们?#32431;?#20197;在帝都购买药材,?#32431;?#20197;去别的郡里炼丹,想必清净了许多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错,长清郡却是不错,而且你拜我为师,还没有回去禀告你母亲,却是过去一次为佳!”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,说着:“这白虎培元丹对普通人也有奇效,可食用几颗。”

    蔡馨听了,感受到王存业的温情,这一刻蔡馨突感觉到了往昔日子重现,心里很是?#26029;玻?#29616;在想起来,去年二个月时间,是自己最快活的时光。

    ?#19978;?#30340;是,自己还是蔡小冇姐,眼前这人却不是王公子了,心里一叹,收起心思,说着:“?#36824;?#24072;尊!”

    王存业既有了决断,就雷厉风行,说着:“今天晚了,我开张单子,明天一早就去收集药材,管家?#24613;?#39532;车,中午时分就?#31995;?#30721;头,我们再乘船抵达长清郡!”

    说着,就召来了管家:“府内有没有单子?货物银两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有,除了金银器皿,却有一百个金元宝,每个五?#21073;?#36824;有一千个银元宝,每个也是五?#21073;?#36824;有一千两银角,总有银一万一千三百两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还有上品绸五十匹,鹿茸二十斤,白狐皮十张、宣纸一百令,上品人参三十斤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王存业挥了挥手:“这些事你掌着,给我调?#24179;?#30334;?#21073;?#30333;银二千?#21073;?#19978;品绸三十匹,记档,就说我取用了!”

    这是天子赐予的府邸和财货,王存业也不客气,?#20848;?#20102;自己用度,就直接令着,至于存档就是有个交代。

    管家听着,立刻应命:“是,小人立刻去办理!”
海南环岛赛男选手
广东好彩1网上投注 福彩3d跨度走势图3d走势图彩经网 20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福彩投注机未关电源会怎么样 安徽快三害了多少人 合彩一码中特 泰国15分彩数据分析 北京快3彩票控开奖结果 江西快3走势图昨天 北京单场即时比分直播 河南快三走势图 香港秘密一肖中特 竞彩单关北京单场 猪笼入水龙打一生肖 冰球子植物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