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匹夫之怒 第一百零三章 大善

[ 上一章 ]  [回目录]  [ 下一章 ]
    这时夜雨中,一大片村落亮?#35828;?#20809;,还有大批人在奔跑呐喊着,敲着铜锣,就见着要过来,杨玄不言,眼神扫视四周,皱眉问着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王存业?#26377;?#19968;声,出言说着:?#23433;还?#26159;些受到蛊惑的愚民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当下就把话重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杨玄是聪明人,听了此言,立刻下令:“秋队正,这事就是官府的事了,你带带一队前去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一个队正应着,带了五十人就要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王存业突出声说着:“慢!”

    这队正不?#19994;?#24930;,停住了脚步,躬身待命。

    “你去了只要镇压住就可,不要随意杀戮,他们虽被邪神蛊惑,但总是赤子百姓,由官府事后治罪就可。”

    玄清脸色脸色铁青,这时瞟了一眼:“这种愚民与邪神勾结,何足怜惜?”

    “天人约法各有其职罢了,如玄清执事要承担这事,那随你号令就是。”王存业一哂,毫不迟疑的顶了上去。

    玄清脸色一变,就要发怒,却觉得后面有人一拉,顿时才清醒些,王存业已经这样命令了,如果?#32422;?#36824;要坚持杀人,那这责任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玄清盯了王存业一眼,不作声了。

    这时队正见玄清不作声,就应着命去了。

    这五十人去后,杨玄微微一笑,正想说些什么,只见远一点的废庙中,一行人行了过来。玄夜几人却是回窍了,各个不见疲惫,?#32874;?#24471;有些兴奋和精神抖擞,想必是事情办完了。

    见了情况。有些诧异,问清楚了情况,玄夜说着:“王执事这令恰当,这些事本来就是官府所为,这一处清剿完成,此神在天兵镇压下已经擒拿到天狱,?#36824;?#36824;有五处,事不宜迟。我们前?#37034;桑 ?br />
    王存业和杨玄听言,都是行礼:“大善!”

    继续前行,这次还?#25970;?#26377;分批前往,反正这些受制于香火庙宇。小神想逃也逃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雨下的有些小了,但雨点还是落着,地面上积了水,连着官兵,一行人继续在夜中?#20185;?#30528;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道人在一处山村面前停了下来,但见杨玄在前大手一挥,后面官兵见了不敢有违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村子落在雨?#23567;?#26377;几分空灵,王存业一笑。指的说着:“诸位道友,却是到了。我来?#35828;?#25506;查,这里村子封闭,多成信众,小心一些,很可能是一处据点。”

    玄夜听了,远远望去,片刻冷笑一声说着:“是有点气候,让官军先下去合击,围成铁桶,再进村搜剿——我们随时准备进击!”

    道人都对此没有意见,刚才主动出击死了二个,已经冷静下来,现在让官兵当炮灰却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杨玄见了,挥?#32622;?#30528;军官带着官兵扑上去,而玄清犹豫了下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王存业和执事站立高处,观看动向。

    “好,看样子已经包围了村子了!”玄夜话未说完,只见官军一齐点亮了火把,火把灌足了?#20572;?#36825;时雨又不大,烧得“噼啪”作响,密密麻麻此呼彼应,一起踏步上去,声势惊人,这村里顿时大乱,铜锣乱敲,呐喊着。

    就见着有人大喊:“父老乡?#20303;?#23448;军已经包围,我们擒拿盗贼,大军进村剿灭,不想死的就躲在家里不要动弹,谁敢串连,夜中跑出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连喝几声,毕竟官府威?#20185;?#20837;人心,村子渐渐安静下来,黑黝黝一片静寂,只有犬吠之声还是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山神庙中,一个老者惊醒,他身着黑袍,手持手杖,保留着原本山蛮子的遗风,戴着小骷髅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年轻人大声喘息跑了进来,伏地叩头,结结?#26742;?#35828;着:“……庙祭大人,大事不好,有官兵来围剿了!”

    老者闻言,满是皱纹的脸色苍白,却没有失措:“你去通知教民,命他们不可争持,躲起来再说,只要有我们在,就算庙毁了还可以再建!”

    “是!庙祭大人!我这就去通知他们!”这人闻言,飞快向外面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村中已有着踏步的声音,一声高喊:“官兵搜查,速速退避,不许外出,违令者杀!”

    声音隆隆,嗓门极大,威慑着村民,使之聚不出来,接着就是一阵辩解声音,又过一会,突听见一声冷哼,一声惨?#23567;?br />
    再下面就是“扑哧”一声,这是头颅落地的声音,这还不算完,就听着有人号令:“杀,上面有令,凡是在这庙里,全?#21487;?#20809;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说着,就见得火把明亮,一群官兵扑了?#20384;矗?#26377;二个小童本能的上前拦截,却见得刀光一闪,两个小童齐声惨叫,鲜血?#23665;Γ?#39039;时被砍倒在地。

    余下的官兵呐喊一声,就要扑?#20384;礎?br />
    老者不由大怒:“汝敢屠杀我教弟子!”

    声震如雷,整个山神庙都颤了一颤,说罢不言,手杖朝前一指,一道绿光?#27605;?#39134;射而出,转眼就到了外面,直?#24811;?#19968;个火长身上,这火长惨叫一声,本来精壮的身子顿时枯萎,转眼之间变的苍老,?#21046;?#22312;地上。

    顿时全场静寂,几个官兵还保持着扑?#20384;?#30340;姿态不动,片刻后,官兵才反应过来,上前一看,却见得这火长早已身死,顿?#26412;?#26159;一阵骚动,将双眼望向后面赶过来的两个道人!

    在官兵一贯印象中,能对抗和镇压邪法,自就是道宫的道士。

    这时,老者冷笑一声,身?#24052;?#21435;,就在门前消失了,杨玄与玄清都是脸色微变,这?#20013;?#27861;闻所?#27425;牛?#23545;视一眼,念头转动,刹那间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。

    杨玄咬着牙格格一笑:“好妖法,你们在外镇压百姓,不可使之骚乱,此处由我们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官兵听了,心中一松,几个官兵就是应诺,向着别处而去。

    “道友,你我前去!”杨玄单手一挥,一道烟花飞出,在半空中炸开,却是召集道宫人手。

    玄清这时咬着牙狞笑一声:“区区邪教修士,杀之杀一狗!”

    说完。也是跟着入内,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山神庙中幽?#25285;?#24102;着一种厚重死寂的气息,空无一人,而在后面别有洞天,一间宽敞石室中,老者面前一道光?#25285;?#19978;面有着大批官兵,还有两个入内搜寻的道士,再远处,有三十个红色的光点,却是道宫的人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黑影弥漫而出,身上丝丝黑烟,它扭曲着身子,看着光?#25285;骸?#21487;恶,被发觉了,既这样,那就一不作二不休,杀光了他们,全部血祭给上主!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唤出上主的神兵,必可将他们全?#21487;?#20102;血祭给上主,必能够得到上主的进一步垂青,给我们赐下更多的神力,这小小的伪神之位,不要也罢!”

    老者的身份似乎有些不一样,听了这话,只是不言,静静思着。

    按照光镜信息,这次有道宫修士带领,?#36824;?#26368;高就是鬼仙,这个黑?#21543;?#31070;虽是无能又卤莽,但受了众多血祭,?#30423;?#24456;强,再加上小村中这些异常虔诚猎户,杀掉这些人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再说这里已经被发觉,留手也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老者想了想,沉凝说着:“就依你,杀光它们!”

    说着,取出一个盒子,默默祈了片刻,就见一?#21487;?#27785;黑?#28783;?#24687;弥漫而出,就算是山神,这时都升起一?#31354;?#26647;。

    黑雾一起,突然之间,一批骑士出现在殿内,这批骑士十人,黑衣黑甲,身上死气缭?#30130;?#36523;体藏身在甲中,头盔下只露出一对燃烧着红火的眸子,冰冷不带一丝感情,下面战马丝毫没有半点嘶鸣。

    “杀光异教徒一个不留!”老者命令着。

    顿时为首的黑色战马发出一声嘶鸣,这骑?#30733;?#20986;腰间的战刀,带着骑兵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山神听言哈哈大笑:“这就对了!”

    老者拿起一张卷轴一撕,顿时所有信徒家中神龛都放出丝丝绿光,顿时一道道信息直接传入连连叩拜信徒脑?#23567;?br />
    ?#21543;?#31070;,我动用了传心术,信众会射杀和牵制官兵,你先去杀掉这两个道士,再将余下的道士全?#21487;?#20809;。”

    “这当然!”山神尖笑一声,化作一道幽暗影子遁了出去。

    ?#25353;?#29289;,我就不奉陪了,我辛苦游过无际之海,?#35834;?#20197;传教,不是给你陪葬!”老者冷笑一声,金光一闪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小村前一处高地,道宫道人站着,突见一道烟花直射上空,在空中炸开。

    道人见了向下观看,又见得村中原本沉寂的铜锣敲响,有人高喊着:“为了山神爷,杀,杀掉这些人!”

    顿时门户开启,大批民众奔出,有的持着猎弓,有的持着农具,有的甚至拿着?#35828;叮?#21584;喊一声,就向着官兵扑了上去,顿时杀声四起。

    王存业见此,阴?#33080;?#19968;笑,说着:“我们撞到大鱼了,这外道修士就在山神庙中,我推测不错的话,这就是郡内邪教的大本营,直接灭杀此处,后面四个据点就是抛给官兵,也可以平推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,王存业不再迟疑,身形一震,身上火焰冒出尺许,向着山神庙疾奔而去。

    玄夜见了,也是一笑,说着:“还请各位助我,既?#19994;?#20102;邪神的大本营,我们可不是?#24405;夜?#20154;,还是紧急上奏道君和天庭,派得天军围剿才是正理。”

    这可不是刚才小打小闹,是整个派遣天军下来,余?#24405;?#20301;执事相视一笑,他们正因为进业鬼仙,才越发?#27425;?#36947;君和天庭,这时都一起稽首:“大善!”(未完待续……)
海南环岛赛男选手
内蒙古时时彩快3今日 澳洲幸运10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中国体彩网大乐透0 快乐赛车是什么意思 第67期一尾中特(10中7) 老快3开奖结果江苏360 辽宁快乐12下载官网 刮刮乐彩票有多少种 ag真人赌场 p3试机号322 六合彩现场开码 双色球在线缩水 澳洲幸运8走势图 体彩江苏7位数第18128期 北京单场延期怎么算